當前: 首頁
> 聚焦> 特別關注
民法典,守望婚姻家庭美好生活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07.08 字號:【

編者按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是新中國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基本法律,共7編1260條。民法典是調整平等主體之間的人身關系和財產關系的民事基本法律,是“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為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提供了科學、系統、全面的民事法律制度支撐,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在落實男女平等憲法原則方面也發揮著不可替代的極為重要的作用。

婚姻家庭編是“社會生活百科全書”中的重要一編,是民法典的重要組成部分。編纂婚姻家庭編的立法宗旨是維護婚姻家庭和諧穩定,依法保障未成年人、婦女和老年人的合法權益,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文明進步的婚姻家庭倫理觀念,推進家風建設和家庭美德建設,促進社會和諧健康發展。

為了進一步學習、宣傳、貫徹民法典婚姻家庭編,中國婦女報和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邀請了4位深度參與婚姻家庭編立法活動的專家學者,就其中的四大立法亮點——“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與婦女權益保護”“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和清償”“‘離婚冷靜期’的程序意義與權利保護”“離婚家務勞動經濟補償制度促進社會承認家務勞動的價值”進行解讀,以期更好地推進依法治國、依法治家,維護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關系。


婚姻家庭編與婦女權益保護

■ 李明舜

民法典作為調整平等主體之間人身關系和財產關系的法律,它所確定的平等原則集中反映了民法典所調整的社會關系的本質特征,是全部民事法律制度的基礎,也是貫穿民法典始終的核心的價值理念。

在強調婦女享有的平等民事法律地位方面,民法典在第4條和第14條分別強調了包括婦女在內的所有民事主體在民事活動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和包括婦女在內的所有自然人的民事權利能力一律平等的基礎上,又分別在第1041條、第1055條、第1062條和第1126條強調了實行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夫妻在婚姻家庭中地位平等、夫妻對共同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和繼承權男女平等。

此外,男女平等還體現在婚姻關系方面,結婚和離婚的條件、程序及其相應的權利、義務、責任對男女雙方同等適用; 在父母子女關系方面,父母子女間的權利義務對不同性別的家庭成員平等適用; 在其他家庭成員關系方面,兄弟姐妹間、祖父母與外祖父母、孫子女與外孫子女的權利義務平等適用;在繼承關系方面,除了規定夫妻在繼承上有平等的權利和有相互繼承遺產的繼承權外,在繼承人的范圍和法定繼承的順序上男女親等相同、父系親與母系親平等,代位繼承既適用于父系血親也適用于母系血親。

在強調對婦女民事權益平等保護的同時,民法典婚姻家庭編也針對現實生活中存在的男女兩性不平等現象,對特定民事關系當事人的權利義務做了傾斜性規定,以防止單純注重形式正義和形式平等而發生不利于一方當事人的嚴重扭曲后果,體現了我國民法典對實質正義和實質平等的追求。

當然,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對弱勢一方當事人的特殊保護,不是放棄了形式正義和形式平等,更不是對平等原則的違反,而是在堅持形式平等保護原則的基礎上,通過對弱勢一方當事人的特殊保護,扭正和防止因片面強調形式平等而發生的不公正結果,這恰恰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追求實質正義和實質平等的具體措施。

在加強對婦女民事權利的特殊保護方面主要體現在:一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編中專以婦女為主體或對象的規定。如為了保護婦女在特殊時期的身心健康,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82條規定了特定時期限制男方離婚訴權,再如為了保障離婚婦女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的合法權益,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87條規定了照顧女方是人民法院判決分割共同財產的原則。

二是雖然條文中沒有專以婦女為主體或對象,但該規定的指向或在實際實施中婦女更多成為受益者,對婦女權益的保護和實現發揮著特別重要的作用。1.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50條有關男女都可以成為對方家庭的成員的規定,就是針對我國現實生活中男娶女嫁多為“從夫居”的現象,為男方可以成為女方家庭成員提供了法律依據,引領婚嫁文化移風易俗。2.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88條有關家務勞動補償的規定,不僅擴大了家務勞動補償的適用范圍,而且全面肯定了多為女性從事的家務勞動的社會價值,這對于肯定女性的勞動價值,提升女性家庭地位大有裨益。3.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90條有關離婚困難幫助的規定和第1091條擴大有關離婚損害賠償的適用范圍的規定,受益者多為女性。4.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64條通過合理公正地界定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標準,妥善協調了債權債務雙方的利益關系,正確處理了債權債務雙方當事人的舉證責任,保障了婚姻當事人對共同債務的決定權和同意權,有助于防范無辜者特別是女方“被負債”現象,有利于消除婦女陷于“被負債”的恐懼,有效地保障了婚姻安全。

總之,我國民法典特別是其中的婚姻家庭編秉持了新中國民事立法,特別是婚姻家庭制度所固有的男女平等理念,延續并豐富了1950年婚姻法、1980年婚姻法以及2001年婚姻法修改有關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規定,注意到并以具體的制度措施排除男性中心文化對實現婚姻家庭領域男女實質平等的不利影響,加強了對現實婚姻家庭生活中處于弱勢地位的婦女的特殊保護,這必將為保障婦女的婚姻家庭權益提供有效的法治保障。

(作者系中華女子學院教授、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副會長)


“離婚冷靜期”的程序意義與權利保護

■ 薛寧蘭

民法典第1077條第1款規定:“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任何一方不愿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申請?!边@一期間被形象地稱為“離婚冷靜期”。確切地講,這一法定期間是程序性的,是民法典對我國登記離婚程序的重要改革。

任何離婚都是家庭的解體,會使兒童的生活條件與生活環境發生重大變化?,F實生活中,確有一部分當事人向婚姻登記機關提出離婚申請之后,尚有改變離婚意愿重歸于好的可能。增設這一法定期間,可促使離婚當事人慎重考慮婚姻關系的未來。給那些僅因一時沖動,并未“恩斷義絕”的夫妻改變離婚決定的機會,從而防止草率離婚,挽救尚未破裂的婚姻關系。

一些人認為,這一規定會限制人們的婚姻自由。筆者認為,法律上的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制的,只要這種限制是合理的、妥當的。在婚姻中,自由的前提是“理性”,自由的限制是“責任”。面對協議離婚對數持續增長的現狀,應反思已有登記離婚制度設計的合理性,增設這一期間是民法典在保障離婚自由與防止輕率離婚之間采取的平衡舉措。

在登記離婚程序中設置期間并非民法典首創。1994年頒布實施的婚姻登記管理條例曾確立婚姻登記機關對當事人離婚申請有“一個月”審查期。2003年施行的婚姻登記條例簡化離婚登記程序,對當事人確屬自愿離婚,并已對子女撫養、財產、債務等問題達成一致處理意見的,規定“應當當場予以登記,發給離婚證”。而民法典本條以雙方當事人可以撤回離婚申請的方式,重新在民事基本法層面確立這一期間,以確保我國登記離婚程序的穩定性和持續性。

有人擔憂設置這一期間會給婚姻關系中的暴力受害人帶來人身安全風險;還會使申請離婚的一方借此期間轉移、藏匿夫妻共同財產,給另一方帶來經濟安全風險。

筆者認為,離婚并非終止暴力的最佳選擇。反家庭暴力實踐表明,許多與施暴者結束婚姻關系的婦女,離婚后還會遭受來自前配偶的暴力和騷擾。為此,廣大婦女應熟知并及時運用現行法律,保護自身人身安全。我國反家庭暴力法賦予家庭暴力受害人相應的權利,例如,受害人可及時報警?!皩冶┣楣澼^輕、依法不給予治安管理處罰的,由公安機關對加害人進行批評教育或者出具告誡令”。受害人還可向法院提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申請。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不以當事人離婚為前提,在婚姻的任何階段,一旦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臨暴力的現實危險,受害人都可向法院提出申請。法院通常會在72小時內作出裁定;情況緊急的,應當在24小時內作出裁定。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對于第二種擔憂,當事人一方可采取積極措施應對。依照民法典本條,“冷靜期”的開始是在夫妻雙方向婚姻登記機關遞交離婚申請之后。此時離婚雙方已達成全面的離婚書面協議,冷靜期只是讓雙方慎重考慮是否確實解除婚姻關系,對于子女撫養、財產分割、債務承擔等已形成協議的,不能單方變更。如果一方在此期間確有轉移、藏匿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另一方應積極收集證據,撤回離婚登記申請,采取訴訟離婚方式,依法維護在夫妻共同財產中的權益。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常務理事)


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和清償

■ 馬憶南

民法典第1064條規定,夫妻雙方共同簽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這一規定平衡了夫妻雙方與債權人各方的利益,特別注意保護未舉債一方(主要是女方)的權益,基本解決了司法實踐中一方“被負債”的問題。

通過該條規定,法律進一步明確了認定夫妻共同債務的標準。

第一,夫妻雙方共同簽字確認的債務應當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如果負債時由夫妻一方簽字,但事后另一方以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認可該債務的,也應當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第二,如果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則無論另一方是否簽字或事后認可,則都應當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第三,如果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將先推定為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只有在債權人有證據證明該債務被用于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夫妻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才能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司法實踐中最難認定的是第三種債務,尤其是“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標準應當如何認定?“用于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如何認定?民法典中并沒有進一步明確。

由于民法典是一部綱要性的法典,僅針對法律問題制定最基礎的規則,而具體的實施細則還需要最高人民法院通過司法解釋來規定,更具操作性的細則還要由地方各級法院按照各個地區的經濟水平、市場發展情況等因素以及個案案情的不同進行指導,法官在審判中經驗積累逐漸形成司法慣例。

根據該條規定,夫妻共同債務按照不同的類型,承擔舉證責任的主體并不相同。

第一,如果夫妻雙方共同簽署借款合同、借條,以及夫妻一方通過電話、短信、微信、郵件、行為等能證明與另一方確實存在借款合意或事后進行追認的,則可以直接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債權人無需承擔額外的舉證責任。

第二,如果是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負擔的債務,則只要該債務符合家庭日常生活所需的范圍,則也可以直接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債權人也無需承擔舉證責任。但如果非舉債一方否定該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則必須舉證證明該債務并非用于家庭日常生活。

第三, 如果是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負擔的債務已經超出了家庭日常生活所需,債權人主張該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則必須舉證證明該債務屬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所負債務,或者所負債務是基于夫妻雙方共同的意思表示。

對于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清償規則,民法典第1089條僅規定了離婚時夫妻共同債務應當共同償還。對于共同財產不足清償或者財產歸各自所有的,由雙方協議清償;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人民法院依據什么判決?是由有清償能力的一方承擔清償責任,還是由雙方平均承擔清償責任?或者由以個人名義舉債的一方承擔清償責任,未舉債一方僅以夫妻共同財產承擔清償責任?這些問題仍然有待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作出相應規定。

(作者系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常務理事)


離婚家務勞動經濟補償制度促進社會承認家務勞動的價值

■ 夏吟蘭

取消離婚家務勞動經濟補償以分別財產制度為前提條件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亮點之一。

我國在2001年婚姻法(修正案)中,根據家務勞動主要由婦女承擔的社會現實,增設了家務勞動經濟補償制度,但以書面約定夫妻雙方采取分別財產制為前提。這一規定從表面上看不僅性別平等而且重在保護女性,但是,由于實踐中采取分別財產制度的夫妻數量很少,導致離婚家務勞動經濟補償脫離實際,形同虛設,在司法實踐中適用率極低。因此,在討論民法典婚姻家庭編時,多位專家學者提出刪除離婚家務勞動補償的前提,在法律上明確承認家務勞動的價值。

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第1088條規定:“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離婚家務勞動經濟補償請求權不再以夫妻約定適用分別財產制度為前提條件,無論采取何種財產制度,離婚時,夫妻一方均可因承擔較多家務勞動而獲得經濟補償。這一修改體現了民法總則平等原則及公平原則的精神,反映了我國法律對于無酬家務勞動價值的進一步肯認。

適用家務勞動經濟補償的條件有二:一是以離婚為前提條件。雙方不離婚不能要求對家務勞動予以經濟補償。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對家庭生活的安排應當屬于其自治范疇,一方利益的喪失和另一方利益的獲得,可以基于夫妻雙方婚姻關系而達到平衡,即通過婚姻共同體實現共同利益而達至雙方利益的平衡。

二是一方從事撫育子女、照料老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家務勞動較多。無論是照顧、教育子女,看護、照料老人,還是為另一方準備服裝、餐食、搜集資料、協助工作等無酬勞動,都可以認定為廣義上的家務勞動,且一方因負擔家務勞動較多,而導致自身人力資本貶損或另一方人力資本增值。

符合上述條件者,無論采取何種夫妻財產制度,均可請求對家務勞動予以經濟補償。

離婚家務勞動經濟補償,是在離婚時,對因家務勞動付出較多一方逸失利益的補償,是實現矯正正義的系統性的制度設計??险J家務勞動的價值,不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進家庭成員認識到家務勞動對家庭的價值,同時也促使社會盡快認識家務勞動對社會的價值,承認從事家務勞動的一方所付出的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

只有將夫妻一方為提高整個家庭利益作出犧牲而導致的人力資本貶損以及合理預期利益在離婚時通過經濟補償的方式予以認可,婚姻關系中的配偶才會更多地以家庭利益為出發點,調整他們之間的位置和角色,對家庭作出更多的投入。

進而言之,通過構建離婚時合理的利益分配機制,才能夠真正實現法律實質意義上的公平正義,最終促進男女雙方共同承擔家務勞動。

根據民法典婚姻家庭編離婚效力中對夫妻共同財產分割以及離婚救濟制度規定的體系化理解,離婚時,對付出家務勞動較多一方的經濟補償,不影響其對夫妻共同財產均等分割的權利,不影響其請求離婚損害賠償以及離婚經濟幫助的權利。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副會長)

中國婦女報社

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

聯合推出

四川快乐12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