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 首頁
> 聚焦> 調研思考
?應對“離婚冷靜期”入法 提升婦聯組織化解家事糾紛能力
來源:中國婦女報 時間:2020.07.08 字號:【

編者按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首度規定三十日離婚冷靜期,引發各界熱議。本文作者梳理了“離婚冷靜期”的法律沿革,認為“離婚冷靜期”入法實施后,家庭糾紛化解服務的社會總需求將大幅增長,更多的糾紛化解實務將不再與訴訟相關聯。據此,在民法典時代的家庭公共服務領域,具備家庭工作優勢的婦聯組織必將承擔更為重大的使命責任。各級黨委政府及政府有關部門也應為婦聯組織化解家庭糾紛能力的提升創設良好的支持環境。

■ 潘萍

自由的婚姻是兩性合好的最高存在形式,穩固的家庭是社會安定發展的基礎根柢?!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在重申實行婚姻自由制度的同時,還首度規定:“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任何一方不愿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前款規定期限屆滿后三十日內,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證;未申請的,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贝藯l規定中的“三十日”,即為當前引起各界熱議的“離婚冷靜期”。

“離婚冷靜期”的法律化是一個逐步推進的歷史過程

在中國,“離婚冷靜期”的法律化是一個審慎推進的歷史過程。1994年,民政部在制定《婚姻登記管理條例》時,便融入促進夫妻冷靜思考離婚事宜的意圖,設置了為期一個月的“離婚審查期”。2003年,國務院頒布的《婚姻登記條例》廢止了“離婚審查”制度,并強調對符合協議離婚條件的當事人“應當當場予以登記,發給離婚證”。與此同時,接續出臺的婚姻法司法解釋還細致明確了各類家庭財產的歸屬原則,個人經濟能力的增強也削弱了子女撫養問題對離婚意志的鉗制。

“即到即辦”式的協議離婚程序雖然保障了離婚自由,但卻極難克服任性離婚現象的發生。而面對紛至沓來的離婚“熱潮”,不僅自2010年始就有全國政協委員提出建立離婚冷靜期的提案,一些離婚率高發地區的民政部門也嘗試著通過設置婚姻調和工作室、提供公益性咨詢服務、甚至要求離婚需提前一周預約等手段以延緩夫妻沖動式辦理離婚登記的速度。同時,一些法官也發現,即使在訴訟離婚過程中,也不乏見當事人任性離婚的案例?!端痉ù髷祿n}報告之離婚糾紛》顯示,2014年1月至2016年9月全國一審審結的336萬余起離婚案件中,77.51%的離婚訴由都是因生活瑣事引發的“感情不和”,婚后2~7年“理性不足”的婚姻磨合期就是離婚訴訟的高發期。因此,應對輕率離婚苗頭的滋長,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啟動了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試點改革,部分地方法院開始向明顯存在任性表象的當事人發出“離婚冷靜通知書”。

2018年7月,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進一步深化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的意見(試行)》,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可以設置不超過3個月的冷靜期?!弊源?,“離婚冷靜期”作為司法機關落實憲法有關“婚姻家庭受國家保護”規定的創新工作機制正式實施。但是,顯而易見,當事人若提起離婚訴訟,往往意味著夫妻矛盾已激化到難于使雙方都同意繼續“冷靜”的程度。同時,基于婚姻法已經把法院主導下的調解規定為家事審判的必經程序,所以也很難說,經過嚴格理性的法院調解后,當事人依舊堅持的離婚決定仍然是輕率任性的決定。并且,如若在訴訟離婚程序中設置先行的“冷靜期”,也有可能會放任本已激化的夫妻矛盾在此期間繼續惡性發展。因而,在回應各方有關離婚冷靜期的熱切討論時,全國人大法工委特別強調:“離婚冷靜期”不適用于訴訟離婚程序,只適用于協議離婚程序。

整合多方力量幫助夫妻利用冷靜期克服離婚沖動

當然,目前“離婚冷靜期”還只是原則抽象的法律規定。要使這一規定有效發揮維護婚姻家庭關系穩定的作用,便不能簡單任由已達成離婚合意的夫妻自行“一冷到底”,而應整合多方力量幫助夫妻利用冷靜期間克服離婚的沖動。因此,至明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實施前,有關部門應圍繞冷靜期間家庭糾紛化解工作的需要,配套制定具體的執行辦法與操作細則。而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顯示,2018年度全國審結的婚姻家庭案件為181.4萬件;《2018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顯示,該年度協議登記離婚的夫妻達381.2萬對。由此,不難預測,“離婚冷靜期”入法實施后,家庭糾紛化解工作面臨的時局新變化是:一方面,矛盾化解服務的社會總需求將大幅增長;另一方面,更多的糾紛化解實務將不再與訴訟相關聯。進而,既往配合家事審判機制改革而建立的“司法-行政-社會”相結合的家庭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趨勢是:它將進一步融合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不斷增強行政機關與社會組織合作力量的發揮。

據此,在民法典時代的家庭公共服務領域,具備家庭工作優勢的婦聯組織必將獲得更加寬闊的作為空間,或者說,必將承擔更為重大的使命責任。為此,各級各地婦聯組織應當積極履責、銳意進取,全面提升參與家庭糾紛化解工作的能力。具體包括:參與頂層制度設計的建言獻策能力;推動多元主體共治的協調溝通能力;保護婦女不受家庭暴力侵害的依法維權能力;做活做優“婦女之家”的陣地建設能力;推廣尋找“最美家庭”活動的策劃宣傳能力;利用高科技平臺渠道的工作創新能力;造就更多調解能手的人才培訓能力;提升項目專業化水平的購買服務能力。并且,鑒于任性離婚的思想根源往往關聯于個人本位自由價值的過度張揚與婚姻家庭責任擔當的意識弱化,婦聯組織還需著力提升弘揚先進性別文化與先進家庭文化的能力,不斷加深社會大眾對“男女平等”憲法原則的認識,引領女性群體科學理解新時代婦女“四自精神”的內涵,并大力宣傳“既保障婚姻自由,又反對輕率離婚”的婚姻家庭觀。

與此同時,各級黨委政府及政府有關部門也應為婦聯組織化解家庭糾紛能力的提升創設良好的支持環境,重點做實三項基礎性工作:其一,推進社會性別主流化,做實“離婚冷靜期”配套政策出臺前與家庭公共服務項目實施前的性別平等評估工作。應當充分授權委托婦聯組織收集研判信息、建立評估指標、開展論證評估,并依據評估報告意見合理決策。其二,統籌協調多方資源,做實婦女工作基礎陣地的擴容增量提質工作。應當為“婦女之家”的實體建設與網絡拓展提供更加充足的人力、物力、財力保障,并繼續完善“黨建帶婦建”的工作格局,鼓勵新經濟組織與新社會組織建立婦聯機構。其三,突出“夫妻關系”與“家庭責任”評價維度,做實全國“文明家庭”的推薦評選表彰工作。應當進一步引導各方各界深刻認知婦女在社會生活與家庭生活中的獨特作用,并及時澄清批駁類似于“婦女解放運動必然會提高家庭離婚率”的錯誤觀點,進而使全社會更加關切支持婦女事業的發展,并最終使萬千相親相愛的穩定和睦家庭成為國家發展、社會進步、社會和諧的重要基點。

(作者為湖南省委黨校、湖南省婦女研究中心教授)

四川快乐12中奖规则